首页 > 万博88娱乐城 > 微型小说 > 正文
老牛筋
导读提示:老牛筋,并不是牛身上的筋,是以前我在乡下工作时一个同事的绰号。他姓牛,因为他的性格有点倔,凡事喜欢认个死理,谁也拗不过他,因此人们就送给他“老牛筋”这个称号

                                      ■ 文/拾花女人

                                         (1)

老牛筋,并不是牛身上的筋,是以前我在乡下工作时一个同事的绰号。

他姓牛,因为他的性格有点倔,凡事喜欢认个死理,谁也拗不过他,因此人们就送给他“老牛筋”这个称号。

其实这个绰号也不是别人先称呼他的,最先这样喊他“老牛筋”的,是他老丈人崔怀山,人称“崔牛筋”。

                                         (2)

说起这件事情还得从“老牛筋”谈恋爱的时候说起。而说起他谈恋爱,又得从他小时候说起,因为他谈恋爱和这个有很大关系。

“老牛筋”其实也不老,我认识他的时候也只是三十六七岁,有两个女儿,大女儿苗苗开始我还以为是抱养的,后来才知道是就养的,十岁多点,后来又添了自己和翠花爱情的结晶---小女儿豆豆,那时他已经四十五岁了。

“老牛筋”原名牛得草,一听这个名字就可以知道能够起这样一个名字的人,一定是有点墨水的。

确实不错,给他起这个名字的是他父亲牛前程。他父亲是个高级知识分子,解放后曾经做过江川地区地委副书记的职务。如果不是文革,或者他父亲还健在的话,牛得草现在应该有个好前程的。

文革时候,他父亲被革职关在队部接受审讯,由于忍受不了那些造反派的严刑拷问,就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找了个机会偷偷地跑了出来,然后带着一家五口人连夜逃奔到离家乡五百里之外的晋南太行山谷一个叫岳阳山的地方,在那里安家扎宅,过起了隐居生活。这期间,教孩子读书写字(“老牛筋”写得一手远近闻名的好书法应该归功于这段时间的潜心修炼),后来迫于饥饿病疼就去见马克思了,留下了三个儿子和一个多病的母亲过着简朴的生活。

有谚语说:“喝了岳阳山的水,粗了胳膊细了腿。”由于这个山沟里的水土问题,在这里住久了,正在长身体的年轻孩子们,就会出现骨骼变形。因此,年仅十三岁的牛得草虽然叫得草,却不仅没有得草,反而落了一个左腿弯裂的毛病。就因为这个,他后来找媳妇都很困难,一直到遇到翠花,才算解决了一生的问题。

                                          (3)

牛得草从岳阳山返回老家的时候,已经是文革结束后的第10年了,回到老家后,由于父亲的问题得到解决了,村里也可怜这一家子人这么多年来受的罪,就特别照顾他们。牛得草喜欢安静,就做了村里的小学语文教师,带着那些可爱的小家伙儿,他感到了人生的另外一层阳光灿烂的气息,对生活充满了信心。白天在学校教书,晚上回家就自学成人高招的一些知识,期待有一天能够拿到一本金光闪闪的文凭,真正地成为一个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生活对牛得草来说犹如春天里拱出泥土的一枚嫩芽,一切都是充满了新的生机。

那时,牛得草早已到了婚娶的年龄了,两个哥哥都娶了媳妇另住,牛得草和母亲两个人就住在三间老房子里。母亲每次看到村里一个个年轻后生娶媳妇,就想起自己的小儿子,就因为那腿的毛病一直没有姑娘肯垂青于他,这个就成了母亲心里的疙瘩。

而牛得草却一点都不急,每天除了教书就是学习,练字。当看到母亲一次又一次地对着他叹息的时候,他就便安慰母亲:娘,我还不急呢,你愁什么,别看我腿瘸,可是咱志不瘸呢!俗话说,好事多磨,迟饭是好饭。娘,您老就好好把身体养好,就是儿子的福分啊。

有一次,东村的人称“巧八哥”的擅长说媒拉纤的吴大嫂子,欢欢喜喜地跑来,跟他提亲。说女方长的怎么怎么好看,是千里挑一的姑娘。说人家也不嫌弃得草的腿有毛病,只要人好就可以了。

吴大嫂子说到这里,得草心里还真的是为之一动,想这样的好姑娘可是真的少有,即使不给我,我也很敬仰三分了。心里不免就有点想入非非,但是后来转念一想,既然是千里挑一,怎么到现在都没有个主,还看上俺这个瘸子呢,这样一想,他便有点冷静了,对正在眉飞色舞唾沫星子乱飞的吴大嫂子说:只怕俺这样子配不上人家啊。还是别提了,别委屈了人家。

而那吴大嫂子却说:大兄弟啊,这就是你想不开了,只要你舍得花这个,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人家女方的母亲说了,只要你肯出这个数,就成。说着用手指比划了一个数钞票的动作,然后又伸出后三个手指,像孔雀尾上张了三根羽翎,朝得草诡秘地笑了一下。

得草母亲接过来说:三千?

吴大嫂子撇了撇那薄巧的嘴唇,说:啧啧,我说大嫂啊,你有见过三千就可以把媳妇娶到家门的吗。何况人家可是个金凤凰啊!不是三千,是三万!!

母亲一听倒吸了一口冷气,无奈地望着吴大嫂子,怯怯地说:他大嫂子啊,你不是开玩笑吧?

吴大嫂子咯咯地笑了:大嫂啊,我什么时候拿这个事情开玩笑啊!你们说吧,是想接这个婚事呢,还是不接?然后朝得草瞟了一眼。

得草母亲说:好好,只要能够让儿子把婚事办了,就是再多一些我也努力去办。好了,他大嫂子,你去回话吧,定个日子,来把亲事定了。

吴大嫂子得意地说:大嫂子,你就放心吧,只要是我说过的事,就没有办不成的。然后接过我母亲送给她的一包花生就走了。

吴大嫂子一走,得草就对母亲说:娘,你从哪里弄那么多钱啊。我看啊,这门亲事,你就不要提了,我不愿意。

母亲皱着眉头说:儿子,你父亲平反后政府给了一些当时的损失补偿费,除了给你两个哥盖房子用了一点,还剩下一些,我再去借点。只要人家闺女不嫌弃咱就成。

得草说:娘,您老就别操心了,我得草有没有那个艳福,我自己知道。要我拿钱去买媳妇,我坚决不干。你明天就去回人家话儿,她再好的姑娘,我也不要。然后就出门去了。

母亲知道儿子的脾气,知道他说出这句话,你要再去劝他。下面一定是大吵,反而让儿子更感觉自己的自卑感。因此,她拗不过他,就托付村里的和他关系不错的哥们李保全去劝他。

而李保全当着他的面刚开了个头,就被牛得草截回去了:你别说了,小心我给你拳头。然后挥挥拳头比划着。李保全见不行,就回得草母亲话,不要逼得草了,有些事情不是逼得出来的,顺其自然吧。

                                          (4)

转眼一年就过去了,第二年,牛得草凭着自己的勤奋学习,考上了一所成人高等学校,而且可以是脱产去上的。这对牛得草来说,可以说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牛得草也就高高兴兴地去找村长,把这个事情告诉他。

村长一听很高兴,就说:这是个好事情,你赶快去吧,到那里好好学习。只是你再回来后,会不会再回到咱们这个小村庄了……

得草知道老村长的意思,就说:村长放心,我还会回来的,这里是我的家啊,我怎么能忘本么。

这把老村长感动得流着眼泪一直把他送到车站,直到他上车,最后望不见影子。

这时间说来也真是够快的,就在老村长数算着不管怎么样,等得草回来了,也要给他解决了个人问题的时候,两年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而牛得草这一出去能不能再回来呢,可是在老村长心里直犯嘀咕。从个人角度讲,他希望牛得草能够有个更好的前景;而从村里的学校讲,他又不想失去这样一个优秀的小学老师,因为,牛得草走了以后,换了几个老师,都让学生给哄走了,学生还都希望牛得草回来。而老村长又不好意思把这些话直接给得草说,万一人家有个好单位了,硬要人家回来,这不是耽误人家吗?

事情还确实如老村长想象的那样复杂,毕业证发放到学员手中,牛得草拿着派遣书到教育局报到的时候,正好局里宣传科需要一个能写一手好字写一手好文章的人,而主管分配的那个人事局长又是个老滑头,有许多人包括局长和其他科室长都给他拉关系,希望照顾一下自己的张三李四样的亲戚朋友,这样一下子二十多个关系户放在哪里,你说用谁都是毛病,都会得罪一大批人。结果他前想后想,为了都不得罪任何人,他第一次破例地按原则办了一件大家都说不出意见的事情,就是从今年分配到局里的大学生里选拔。而经过资料筛选,最后确定下五个人选,这其中就有牛得草。

牛得草本来一报到后就准备好了回家,然后去见老村长,告诉他他回来了。可是,没想到他刚到家放好行李,腿还没抬起,老村长倒先找来了。

一进门就是寒暄,然后老村长告诉他:教育局打电话过来,要通知你明天去局里报到。

牛得草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问老村长。老村长也没说其他什么,只是说:得草以后到了局里可要多多为咱们学校做点好事啊。

这让得草一懵一懵的。他说:老村长说这话可有点见外了,我可是一直在心里装着咱学校的啊。

老村长说:你是个好老师,我们大家可都舍不得你啊,只要你心里一直装着咱们学校就好。说着还抹起了眼泪。牛得草越发糊涂了,急忙安慰说:老村长,你放心吧,我这一回来就不走了,我的分配自愿书里都写的是咱们的学校呢。我明天去局里看看,没什么,我就回来了。

老村长说:好,孩子,你去吧。哎,你自己的事情解决了没有?得草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情,说:呵呵,那事情啊,没有考虑呢。老村长说:是该好好操心办这个事情了。得草恩了一声,然后,他和老村长说了一些学校里的事情。

把老村长送走后,他母亲对他说:老村长想把他的侄女说你给你,问你愿意不愿意。得草说:你说的是彩云吗?她不是有对象了吗?她不是和后村的三狗子谈吗?

母亲说:老村长说不让彩云给三狗子了,说三狗子不务正业,放着农活不好好干,就知道在外做生意,家里的田地都荒芜了。这样的主不能要。就当家做主不让彩云嫁给他,而要给你提。

得草明白老村长的意思。他心里想,老村长啊老村长,你咋就这么糊涂呢?年轻人的事情,还能象以前那样吗?你可千万别为了我这样去让一对相爱的人遗憾啊。

得草问:彩云是什么意思?母亲说:彩云的爹娘在那年发大水中被冲走了,当时她才六岁,是老村长两口子把她带大的,她自然是听了。老村长说,等你回来就定亲,然后到腊月跟儿就把这喜事办了。

得草说:娘,这事恐怕不能这么草率吧。彩云倒是个好姑娘,人长得秀气不说,又是个肯吃苦的孩子,只是比我小了六岁,这不是成心欺负人家吗。再说了,我和彩云也没见过,等我问了彩云后,咱们再说这事,好不好?

母亲说:那也好。只是孩子啊,你不要再忧郁了,过了年你就三十了,在农村这个年龄都是两三个孩子的父亲了,你要是再不成家,就真的不好找了,那娘的心事就……说着说着母亲就哭了。

得草说:娘,好。我明天去县上回来,就去找老村长问这事情。

母亲听了这话,心情才好了些。一夜无话,而得草心里却是乱了一夜,都到了这年龄,嘴上说不急,心里能不急吗?眼看着自己的同龄人有的孩子都上初中了,而自己仍然孑身一人,枕边除了几本书跟自己做伴,也没有个暖脚的人;锅灶还害得白发老母给自己做三顿饭;过年了,人家都一家子亲亲热热地去走亲串戚,而自己就钻在家里,哪里也不去……

他想想自己若不是这个残废腿,怎么能够混成这个样子。泪水在黑黑的夜里从一个男子汉的眼里无声地泻下来,谁能知道自己的苦楚呢?他怎么能不急呢?只是有些事情是急也急不来的。

                                           (5)

第二天早上,得草早早地吃过母亲为自己做好的烙饼稀饭,然后就去县上了。

到了局里,找到人事科,问是什么事情?这时,那负责接待的小芳瞥了他一眼,说:你找谁啊?得草说:我是牛得草,今年刚毕业,来等待组织分配的。

那小芳惊讶地说:你是牛得草?就是那个档案上填着曾经获省、地级以上书法大赛一等奖四次的牛得草?得草点点头说:恩,是。

小芳说:你坐在这里等一会,等我们局长来了有话要问你。然后站起来去给他倒了杯水,放在他的跟前,然后就忙自己的事情了。

这让牛得草有点不好意思,他拘谨地坐在接待室等待着,心里不知道局长会问什么事情。这个时候时间对他来说简直就像老牛拉破车一样,走的真慢啊。

一会又进来四个年轻人,一看他们文质彬彬的样子就知道是知识分子。小芳同样把他们接待好后,然后开始打电话:刘局长,你让通知的五个人都到了……哦,好。行,我现在安排。

然后小芳领着这五个人来到一间大画室。这是专供宣传科用来宣传使用的一个大房子。里面有一些画布和毛笔等绘画书法之类的材料工具。只见一个大案板上已经铺开了五张宣纸,旁边备好了笔墨。小芳说:你们每个人写一副字,内容是《沁园春雪》,一个小时侯结束。开始吧。

这五个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既然让写就写吧。于是,他们开始磨砚润笔,有的也没当回事,草率地一挥而就,款也没落,交了就走,而只有牛得草认认真真地去写着,从书写的整体布局到署名落款的小节处理都很仔细。最后到时间了交给小芳。小芳说,你先到接待室等吧,一个小时后有事情通知你们。然后,牛得草就又回到刚才呆过的接待室等待着。其他那四个人半小时后才晃晃悠悠地进来了。一个小时后。小芳说:牛得草留下来,其他四个人可以回去了。那四个人莫名其妙,有个大胆点的就问: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小芳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下,结果把那四个人后悔的,直感叹,要知道这样,我还一本正经地写写,一个好机会就这样给放弃了,最后叹着离开了……

牛得草一听说要自己留在宣传科而不让回家教书了,就急了。他不能食言,他答应过老村长的,自己还会回来的。而现在这样做,岂不是辜负了老村长对自己的一片情感吗?做人不能够这样。于是,他让小芳转达给局长,他还要回家乡去教书。小芳跟局长说这件事情,局长还真奇怪,天下竟然有这样的傻瓜,放着好的单位不做,硬要回去,就让小芳把得草带到他的办公室。

得草来到局长办公室,局长正在欣赏他的书法,头也没抬,说:你先坐。你写的字确实很漂亮啊,可以和咱县上那些书画协会的老将媲美的。你为什么不愿意呆在局里啊?

得草说:一,我家有老母亲需要我伺候,二,我答应老村长毕业了还回去的,我这样留下来,不是不讲信用了吗?

局长这时抬起头,看看眼前坐在沙发上的略显拘谨的得草说:到哪里都是工作,你知道吗,现在这个差事可是有二三十号人在那排队挤呢,你可不要放弃了啊?

得草说:谢谢局长,我知道,可我还是要回去。

局长跟他说了许多要想清楚的话,说是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了,要他好好考虑,而牛得草就认定一个注意:回去。

于是局长最终没有说服他,便怀着敬意对他说:没有想到还真有这样的倔脾气认死理的人。那好吧,你以后有什么事情了在来找我,只是有个条件,你每年给我写一副字,可不是给局长啊,我是把你当朋友的啊,兄弟!

牛得草没想到局长是这样一个亲和的人,就一口答应:没事,别说一副,就是十副也成,只要你看得起俺。于是站起来就要往外走,局长着这时才发现他的腿是瘸的,他把他送出门外,看着得草一瘸一拐地消失在局院大门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6)

且说得草从县上回来,在村路口那老槐树底下下了车后,感觉一阵阵凉意沁来,好不快意,他想着昨天母亲和他说的那些事情,不免有点高兴,他现在就想去见老村长,一来跟他说自己回来的事情,二来也把彩云的事情说一下。

他这样想着的时候,心情就格外轻松了许多,于是他加快了脚步,顺着那条羊肠小道回家,那里要近一些,而且那路边的那条河里现在正是汛期水涨的时候,岸边的那些杨柳甚是好看。就在他转过河岸的一道堤上时,他突然发现有两个影子,正在那里促膝相依。他不好意思去看,但是一个影子很熟悉,那是彩云。这个时候,得草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各种滋味错杂在一起整个把牛得草的心绪搅乱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回到家里的,回家后就躺在床上睡觉,母亲以为他是累了也没打搅他,两三天都这样,老村长也来看他,还和母亲在外屋合计着他和彩云的婚事,说好本周六晚上让彩云过来,把亲事先定下来。得草在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对母亲和老村长说,这事情啊,你们就别操心了。他们还以为得草不好意思故意这样说的。于是也不管得草同意不同意,星期六晚上,有月亮的夜晚,母亲把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又准备好了饮料之类的东西,嘱咐好得草换一身好的衣服,在家等着彩云他们。

时过晚上8点,老村长夫妻俩带着一个秀气腼腆点的姑娘来了,不用说那就是彩云。一进门来,把得草母亲高兴坏了,急忙喊得草出来,接待客人。得草出来了,身上还是那旧衣服,没换母亲为他特地准备的一套。母亲先是一惊,然后又急忙正过神来,说:小三啊,去给你老村长大叔大婶倒水,给你彩云妹妹拿苹果。然后两家子人就坐在月光下说起了两人的婚事。母亲问彩云有没有意见,彩云摇摇头说一切有叔叔和婶婶做主,她没什么意见。然后,老村长对得草说:得草啊,这事情就这样定了啊,腊月你们就把婚事办了,也了却了大家的一桩心事。

大家本来都想得草会高兴地答应的,可谁知道得草却说出了让大家都意想不到的话:老村长,彩云妹妹,你们的好心,我领情了,我会记在心里的,但是这件婚事我不同意,你们也别费心了。我替我母亲谢谢你们了。说完给老村长端了一碗啤酒,自己也端了一碗啤酒先饮下,把在场的人都给愣住了。

母亲说:三啊,你不是在说胡话吧,人家彩云姑娘可是没说什么啊,你也不看看自己,还拗劲什么,你是不是成心要让我当娘的受气啊。

得草也没辩解什么,说:娘啊,我得草是什么命就是什么命,你们也别强往一块扯了。我不同意就是不同意,你们谁也别说什么,说了也没用,我情愿一辈子打光棍,也不做违背心愿的事情。你们谁都不要说,让彩云妹妹去找他应该找的人,我就等待我要等的人。就这样了。我出去了。

然后就把一院子的人撂在那里,自己一个人出来门来向村边的那条小河走去,那时,月亮倒影在水里,蛙声阵阵,虫鸣声声,好一副美丽的夜景啊……

                                        (7)

就这样,牛得草又是一年的光棍生活过去了,眼看着彩云已经抱上孩子了,他还是一个人。母亲也不再为他费心了,想想费心也白费,自己儿子那犟劲谁也拗不过,再加上年龄也大了,也就想开了,儿孙自有儿孙福,随他去吧。

而和彩云的事情结束后的第三个年头的冬天。那时得草已经三十四了,得草突然给母亲来了一个不大也不小哭也不是笑也不是的惊喜。

那是农历十月初八的中午,学校放三天假赶一年一次的集会。得草从外面回来,手里还拉着一个小女孩,对母亲说:娘,我要结婚了。他母亲一下子就愣在那里了:结婚?跟谁结婚啊?你不是在哄娘开心吧?得草把女孩往母亲跟前一推:苗苗,快喊奶奶。那女孩也挺乖巧,忽闪着两个大眼睛说:奶奶好!

母亲看看女孩,看看得草,一下子晕了:这孩子是?

得草对母亲说:这孩子是我未来的女儿,您未来的孙女。您不高兴吗?

这更让母亲犯晕了。母亲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得草就把这来龙去脉给母亲说了一下。

                                         (8)

今年春天,班里转来一个学生叫苗苗,苗苗是跟着离异的母亲回到村子里的。

苗苗的母亲是村东头老崔家的闺女翠花,十二年前嫁到六十里开外的韩家店。当时嫁闺女的时候,只想韩家店是个富裕的村庄,没有很过多考虑对方家里的人怎么样,就把女儿送过去了,当时男方也保证不会让翠花受苦的。可是谁知道,女儿嫁了以后却一直闷闷不乐,每回一次娘家就不愿意再回婆家了。当时崔母也没在意什么,还以为闺女想娘的不愿意回去。而女儿也从来没有给母亲说过什么。可是等女儿的女儿五岁那年春节回姥姥家过年的时候,在和姥姥说话的时候,说爸爸怎么欺负妈妈,奶奶怎么和妈妈吵架的事情说了以后,崔母又问讯了女儿一夜,才知道,女儿嫁到那里后,如何出力流汗勤劳持家却得不到婆母娘的好感,婆婆经常对在外做生意的儿子说媳妇的坏话,而儿子也就听母亲的话,每听一次就回去打翠花一次。而翠花又不愿意跟娘家人说,害怕娘家人生气,就这样忍气吞声地过了六年。现在如果不是苗苗的话把这些事情捅破了,女儿还不知道要忍受到什么时候呢。

崔母一跟崔父说,崔父那牛脾气就上来了,不由分说先差人去把女婿喊来训了一顿,最后逼着女婿在白纸上写下不再欺负翠花的保证书上摁下手印,然后警告他如果以后再欺负翠花,小心他带一帮子人去把他的家抄了。那翠花的女婿一看这势头不妙,好汉不吃眼前亏,也就乖乖地答应了,好言好语把妻子和女儿领回家里。

谁知道一回到家里,那女婿就把翠花关在屋子里拿起皮带就照着翠花的身上雨点似的抡过去,把女儿苗苗吓得跑到邻居家,让邻居大伯给姥姥家打电话,邻居大伯也早看不上翠花女婿一家人对翠花的虐待,就一气之下先给崔父打了电话,然后就奔翠花家,把正在挣扎的翠花拉出来,藏到自己家里,等待娘家人来接自己的闺女。

这边崔父一接到电话,就跳起来了:他娘娘的,这小兔崽子,也敢在我老崔头上耍花招,他没打听打听我老崔是什么人。娘娘的,黑头,去,把你父亲那些拜把子弟兄喊来,我今天不去收拾了这个王八小子我不姓崔。

大家也知道老崔的注意一定下来,尤其是在气头上,谁也别想说动他,他是村里有名的老倔头,要不人家怎么会喊他“崔牛筋”呢。不过老崔也不恼,还说,咱牛筋,只要咱认理,牛筋有什么不好。也因此,在村里也没有人敢轻易欺负他,都知道欺负他没有好果子吃。

一会,被喊作黑头的那小子也就是老崔的三儿子,喊来了老崔的拜把子兄弟外带亲朋好友三十几个汉子,然后找了两辆车子开进了韩家店。到了韩家店,女婿不知道去哪里了,家里没人,先把女儿的衣物等东西收拾好放到车上,然后看看没什么可留恋的了,就开始下令把女婿家里砸了个稀巴烂,然后向给他电话的邻居家道了谢,把女儿和苗苗接到车上,最后在女婿家门上留了一句话,直接到民政局去领离婚证,然后就带着人马回家了。

那女婿后来回来一看,也不敢说什么,人去楼空,知道大事已去,只好去办了离婚手续。从此翠花才脱离苦海,在娘家呆下了。把女儿送到村里的学校读一年级,恰好就在得草这个班

                                     (9)

有时候,这事情也真巧,就如书上说的无巧不成书,一切都有天分定。

苗苗转到班里还没有过一个月,突然有一天上课的时候,昏到了,躺在地上不省人事。这可把牛得草吓坏了,他赶忙喊人把苗苗送到三里外的镇医院,输氧抢救,费了好大劲才苏醒过来了,苏醒过来后,翠花才赶到医院,这时,其他人都走了,就剩下得草在看护着苗苗,苗苗醒过来迷迷糊糊喊得草“爸爸”的时候,翠花正从门外跨进来,正好听到这声音,而得草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正在犯愁,这时候一看翠花来了,就赶紧对苗苗说:你妈妈来了,让她好好陪你。然后不好意思地对翠花说:现在孩子没什么危险了,也不知道是什么病,等好点了,你带她去大医院看看。要是不需要我的话,我就走吧。翠花说:好,辛苦你了,孩子给你添累了。

后来得草就回去了。在路上,他耳边一直在回响着苗苗那句“爸爸”,那甜甜的声音多美啊,要是自己早成家了,自己也有人在喊爸爸了…想到这里,一丝酸楚掠过心底,是该成家了,可是那人在哪里呢?

一连几天,得草有时间了就往医院去看苗苗,一是师生情谊,二是苗苗的那一声爸爸也真的让他喜欢上这个孩子了。而每次去,翠花都会感激地望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一个劲地说孩子让你操心了……而翠花的每句话让得草听了都感觉是一种温馨的抚慰。就这样一来二去,得草和翠花也就熟悉了。

有些事情就这样简单,不需要多大的转折,就发生的那么快而直接。到夏天麦稍翻黄,得草接过翠花为他精心纳好的鞋垫儿时,两个人才在暗地里把关系确定下来了。于是属于两个人的夏天就那么浪漫地过去了,两个人也真是你疼我爱,在得草和翠花的心里,再没有什么比这迟到的爱情更幸福了。

品尝过苦难的人才更懂得爱情是需要用心去呵护的,用心去珍惜的。两个人偷偷地约会,相好,竟然没有被一个人发现,都知道是得草是个好老师,对待学生如同自己的孩子,还把这事情反映到镇里通报表扬了一翻。他们本来想要等到腊月前把这事情跟两家老人说的,可是一件意外的事情不得不让他们做出了提前说的决定。

                                          (10)

农历十月初七的晚上,翠花吃了晚饭以去散步为名义,离开了家。走过得草门外,得草正蹲在门口吃饭,她小声地说:老地方。然后就朝村边那条小河边走去了。

得草知道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赶快放下饭碗就尾随而去。到了小河边的时候,翠花一下子把头扎进得草怀里就哭了起来。得草一时不知道怎么安慰翠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急忙抚摩着翠花的秀发问:翠儿,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翠花一边哭着一边说:得草,我父亲要我嫁人了。是后村的前年死了妻子的王栓虎。父亲说这是个好茬,人家开了个私人模具厂,人又勤奋厚道能干,就是年龄大了点四十五了。父亲今天都接受了人家送来的定金了。傍晚才告诉我,说过了十月初十的集会就来定亲,要我准备一下,你说怎么办呢?

得草一听也傻了,怎么会这样呢?他问翠花:你准备怎么办呢?翠花说:我不同意。得草说:好,你敢反抗吗?翠花忧郁了一下,说:我害怕我爹……

得草说:你心里到底是真心和我好吗?翠花点点头:恩。得草说:好,这事情,你就听我的。然后和翠花说了一会话就回去了。

                                        (11)

第二天也就是现在,当得草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母亲后,母亲也被儿子打动了,她说:孩子,妈看到你高兴,我就高兴。不过这事情,你一定要处理好。不然。翠花爹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千万不要伤了老人家的脾气。草说:娘,你就放心吧,别看儿子瘸,我人的志气可是不瘸的。

然后就让苗苗跟奶奶在家里玩,老母亲也挺喜欢这丫头的,不一会就熟悉了,不熟悉的人还真以为是祖孙俩呢。

                                        (12)

且说,牛得草从家里出来直接奔崔家大院而去,到崔家的时候,只有崔母和翠花在家。得草看了一眼翠花,就直截了当地跟崔母说:大婶,我是来找你家翠花求亲的,请赏我个脸,让我把翠花娶回家里吧。

崔母一下子被得草的话说愣了,然后看看女儿:怎么回事?

这时候翠花哭开了,说:娘啊,你知道女儿这些年受的苦。你就成全女儿这一次吧,让女儿自己做主吧。。话没说完就哭成了一片。崔母一看这阵势,不用细问也明白了七七八八,她看着哭得伤心的女儿说:只是你父亲已经答应了王家了,并且人家已经送来了定金了,这怎么办呢?

翠花说:娘啊,你就跟我爹说说吧?…话没说完,只听门外声音响起,翠花爹就大摇着膀子进来了。进来一看,牛得草也在,挺稀罕的。忙招呼道:牛老师可是贵客啊,有什么事情吗?

牛得草忙站起来,说:大叔,我来确实有事情,您也别嫌弃我说话直爽,我也不不拐弯抹角了,咱打开窗户说亮话,我今天是为翠花的婚事而来的。我斗胆跟大叔请求,您不要笑我不自量力,我想请您把翠花嫁给我做妻子。不知道大叔同意不同意?

翠花爹一听也愣住了,他没有想到一向文质彬彬的得草怎么敢如此口出狂言?他以为是玩笑或者是得草喝酒喝多了,就哈哈大笑道:得草啊,你没有发昏吧,我家翠花可是有主了啊。你可不要乱说啊。再说了,我家翠花带着孩子,你还没有婚娶过,你又是国家正式人员,我家翠花配不上你啊。

得草说:大叔啊,你就直接说话吧,翠花有没有主?

翠花爹说:有啊,后村的模具厂厂长已经把定金都送来了,准备过了十月初十集会,就把这些事情给办了。人家可是个好茬啊,要钱有钱,要房有房,人又厚道,翠花能够找这样的人家也就不错了。哈哈,你呀,就别说这个事情了……

得草说:你问过翠花,愿意吗?翠花爹恼了:我家闺女的事情用你操心吗?你这小子,管得也太宽了吧?你有什么条件来向我家闺女求婚?没钱没房的。

得草说:我没别的意思,就是一个意思,翠花,我是娶定了。我虽然没有很多钱没有豪华的房子,但是我有一颗让翠花温暖的心,这还不够吗?何况我还没有混到那种一穷二白的程度。

翠花爹没想到牛得草竟然这样对自己这样说话,一下子气得蹦起来,指着牛得草的鼻子说:你现在给我滚出我家大门,你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还想娶我家闺女?告诉你,牛得草,牛瘸子,我就是把女儿老死在家里,也不给你,哼!你给我滚!!!

翠花和翠花娘一看这阵势不好,忙劝架:好了,好了,有什么事情我们好好说,好不好?

牛得草被翠花爹的话说急了,他把外面的棉夹克一脱,扔到一边:我告诉你,大叔,你别看我是瘸子,我就是再瘸了另一条腿也要把你的女娶回来,我就不相信我吃不掉你这根老牛筋。你要是违背翠花的意愿,再一次自己做主把翠花推向火坑里,我会通过婚姻法来维护你女儿的婚姻自由的权力的。你别以为翠花是你的女儿,你就可以随便给他配人,现在不是过去了,你要不怕犯法的话,我们就走着瞧。我不跟你说太多了,你自己问问你家闺女,她喜欢谁?明天我再来找你!

然后,牛得草就冲出门外了,那件棉夹克也不要了,翠花娘追赶着喊了多次也不回头。

得草回家后,看着苗苗正和母亲玩的高兴呢。母亲见他回来了,问事情怎么样了。得草说,你不用管,我会办好的。然后说:苗苗,你就跟奶奶在一起玩吧,不想走了就跟奶奶睡觉。苗苗哎了一声,得草苦笑了一下,就回屋里睡觉了。

                                          (13)

这一觉醒来,就是傍晚了,得草正在吃饭,娘和苗苗也在吃,翠花娘来了,一进屋就招呼苗苗,苗苗说:姥姥,我在吃奶奶为我煮的鸡蛋呢。你也来吃嘛!

翠花娘一看这情景两眼就泪花花的,多么幸福的一家啊,翠花真的是给了得草不会受罪的。俗话说,闺女是娘亲的小棉袄。只有母女的心是相连的。她已经从心里默许了得草的求婚,只是翠花爹他那倔脾气,接受了人家的定金,再要人家去退回,就认为是撕自己的面皮子。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

翠花娘跟得草说了这些情况,得草说:大婶,你别怕,我去解决。

然后他就出门向后村去了,到后村后,他找到王栓虎,给他说明了来由,希望他能够退出这件婚事。而王栓虎一听,就火气三丈,说:牛得草,你想的美。你想让我放弃翠花啊,除非我不姓王字。没门!他们家都收了我的定金了!

得草说:你放弃不放弃不是你说了算的,是翠花说了算的。你就是送了定金,也不代表翠花就可以是你的,现在的社会不是买卖婚姻,是自由婚姻,你明白吗?

王栓虎说:那你敢说翠花喜欢你吗?哼,你也没看看你那条件!

得草说:我条件没有你好,但是不能够说明翠花就喜欢你。你要是有胆量的,你现在跟我去翠花家,咱们当着翠花的面,让翠花说。如果翠花说跟你了,我牛得草无话可说;如果翠花说不跟你,你趁早把定金拿走。王栓虎说:好,一言为定,我就不相崔牛筋答应过的事情,你能够把他慑服了。走就走!

                                         (14)

于是一会工夫,得草跟王栓虎就来到了翠花家,翠花正在一边抽泣着,翠花爹蹲在石墩上抽着闷烟袋,一斗接一斗的。王栓虎急忙上前掏出一包红旗渠,然后打开抽出一支给翠花爹点上,说:大叔,这婚事变卦了吗?

翠花爹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死要面子的他硬说:没,我现在在教训这死闺女的,谁要把我这牛筋给折断,我给谁过不去!说完朝得草狠狠地瞪了一眼。

得草知道他现在的心事已经没有昨天那样刚强了,就说:大叔啊,我把王栓虎喊来了,咱们今天把这事情解决了,你答应他的婚事一定要经过翠花同意啊。婚姻法可是有规定的,剥夺他人婚姻自由权力的行为可要负法律责任的。咱们今天趁着大家都在,就让翠花说说她自己的意思,我们遵从她的意见,好吗?

翠花爹也看看没有什么好办法,就看了看王栓虎,王栓虎自认为没有问题的,就对翠花爹说:好这样也行,省得有人一直想入非非。

翠花爹说:翠花,你过来。爹可就你这一个闺女,爹的心事你可知道,你可不要让爹的这把老脸没处搁啊。你表个态吧!翠花听了这句话,知道爹爹的意思,可是她应该怎么办呢,一方是亲情,一方是爱情,这两者放弃哪个都是疼痛。突然她朝屋子里跑去了,把大家吓坏了,怕她寻个短见,翠花爹急忙失声喊着追过去:女儿,你要干什么?得草也奔过去:翠儿,你干什么?只有王栓虎愣在院子里,感觉这一切挺好笑的,站在那里一动没动,等着看里面的动静。

一会,翠花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个捆好的包子,上面放了两副鞋垫,只见她走到王栓虎跟前,说:大哥,您的好意,我领了,这钱您就拿回去吧。这是我做好的两副鞋垫,如果您不嫌弃就拿去吧。…一切无话。

                                         (15)

腊月初九,得草和翠花热热闹闹地办了婚事,婚事上翠花爹说了一句笑人的话:长江后浪推前浪,没有想到我崔牛筋竟然被牛得草这根老牛筋给咬断了,真是不服不行啊。从此,“老牛筋”这个雅号就跟牛得草结下了一生情份。

直到他后来被抽调到镇里负责工会这块工作。还一直没有改变这脾气,还经常跟书记干架,不过大家都知道他的脾气,又不是那种蛮横无理地牛脾气,反而都喜欢跟他接近,他也乐意为大家服务,每年到春节,只要有找上门来讨他的字联的,他就一一认真地写过,给人家包好,让人家拿走,还说下年再来。这时,翠花就会埋怨,没有见过你这样,为人家写对联还要贴着自己家的纸和墨,一过年,你看看用了几顶红纸几瓶墨水了?而牛得草听了也就笑笑:嘿嘿,谁让人家看得起咱呢!

                                         (16)

我就是在那时认识他的,认识他后,年年过年家里的门联就再也没有买过了。直到后来我离开了那里,每年买对联的时候就想起了“老牛筋”的漂亮的书法联子。

后来听说老牛筋前年办了退休手续,苗苗已经出嫁了,二女儿还在读大学。他没事情在家喂了一头牛,经常赶着去河边草地上放牧,他不说那是放牛,说是牧心。人家也不跟他辩解,就跟着说:是,是,牧筋呢。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清楚就“呵呵”一笑过去了…

关注热词: 拾花女人老牛筋
上一篇:厚人
下一篇:老歪
本文来源:
版权声明:
伟德国际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均来源互联网络,如有侵犯您的版权及其他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
推荐阅读
图片新闻